少年撞伤人后留遗书自杀 父母称其被逼死(图)

发布日期:2019-08-28 07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年仅18岁的他,像邻家男孩一样阳光。因家境贫穷,他没有崇高的理想,只希望能当上川菜大厨,为此他从学徒工做起,慢慢开始炒菜。然而,上班路上一次普通的交通事故,却让他选择了不归路。

  他为何自杀?这是包括他父母在内的很多人想破解的谜团。5月19日下午,丰台法院正式受理了他的父母,一对四川来京务工人员的起诉。他的父母坚定地认为,是交通事故的被害者家属挟持、威吓,才导致了他的死亡。谁究竟该为廖珍平的自杀承担责任?本报将关注丰台法院对此案的审理。

  从南四环花乡桥往南到第二个红绿灯的十字路口,有个路标,十字路口往西走,就是郭公庄,往东走,则是白盆窑村。郭公庄是18岁的廖珍平生前居住的地方,而白盆窑村,则是他骑电动自行车撞倒76岁的老太太王桂英的地方。

  据说白盆窑村在古代有一户人家姓白,这个白姓人家从事烧窑的生意,时间长了这个地方就被叫做白盆窑。白盆窑村的道路是柏油路面,道路狭窄,如果两辆车并行的话,骑自行车就得注意安全。

  廖珍平的母亲但启英,是个典型的辣妹子。她还清楚地记得,去年9月13日早上,廖珍平吃了她下的一碗面条,就骑上电动自行车去位于新发地附近的饭店上班。然而,廖珍平出门没几分钟,就给她打来电话:“妈,我撞人了。”

  撞人的地点是白盆窑村尧舜建材城北侧200米处,被撞的是王桂英,时间是早上7点30分。王桂英的儿子王满生告诉记者,当时老太太是去公共厕所,结果就被撞断了骨头。

  记者去白盆窑村打听王满生住在何处时,坐在东白盆窑小队队部的赵书记说,王家这事他知道:“那孩子的妈不讲理,到了现场就说孩子满18周岁了,她不管。”王满生则告诉记者,但启英还说他儿子没责任,要带着廖珍平走,结果被交警拦住了。

  “我丈夫在十八里店一个工地干活,我也不懂怎么处理这事,我过去时我儿子被老太太家里人围着,他们也怕我带孩子走,我说我不会带孩子走的,后来就让交警把孩子带到交警队了。”但启英说,她也急忙去上班。

  但启英在万年花城当清洁工,月薪800元。她每天上午10点半下班,11点多时,她回家正在做饭,廖珍平和几个男子一起回来了。

  “他们来了好几个人,开着三辆车,有个小伙子个子比较高,穿着唐装,好凶好凶噢。”但启英回忆说,当时廖珍平在前边走,王满生带来的人在后边跟着。

  “他们死活要3万块钱,我说让我到哪儿去找3万块钱啊,在我们农村,知道3万块钱是个什么概念吗?”但启英说,当时对方就吓唬她,说不给钱的话就把你儿子的腿给锯断,为此还和她大儿子差点发生冲突。有些四川老乡也租住在郭公庄,但启英就找老乡借钱,想先给对方一些医药费,但没借到。但启英说:“有个老乡问对方要怎么解决,对方说你们是一伙的,然后把孩子拽上车就走,老乡上去拦,也没拦住。”

  租房给但启英一家的老太太喜欢抽烟,记者去采访她时,她吞着烟雾说:“对方是来了好几个人,但人家一开始态度挺好,是但启英不讲理,说孩子满18岁了,她不管了。我当着对方的面不好说她,我还把她叫到一边,说我们这儿的规矩都是撞了人后,先买些东西到医院看看人家,然后给医药费让人家看病,病看好后再谈赔偿的事。”房东老太太说,打这以后,她再也没见过廖珍平,后来就听说廖珍平自杀了,“多好的孩子啊,我当时搂着他哥哥哭得要命。”老太太说。

  刚见面就警告记者“你要瞎写我会告你”的王满生表示,去的几个人都是他家亲戚,主要是防止廖珍平跑了找不到人,但根本没有骂,更没有打廖珍平的行为。他说:“是但启英打的廖珍平,廖珍平一进门,但启英就动手打,孩子都跪在地上求她了,我们都看不过去了。我们就想着能哄着他,看能不能要点医药费先看病。”王满生说,廖珍平说带他去借钱,但找了两个老乡,都没借到钱。

  王满生否认是他带人挟持廖珍平离开郭公庄其租住地的,他表示是廖珍平说带他去借钱,但是,王满生并没说明廖珍平离开郭公庄后,带他们去找谁借过钱。只是说为此他还管了廖珍平一顿饭,吃饭的地点就在白盆窑村、廖珍平撞人附近的一家拉面馆。目前,拉面馆已经转让出去了,王满生说,有可能是警察为这事找老板调查过几次,老板胆小,就转让了。

  廖珍平的父亲廖六兵不爱说话,他的工作是贴瓷砖、铺地砖。他说:“孩子撞人的当天下午,我就请假回来了。我和媳妇买了些香蕉和苹果,还有一箱补品,去右安门医院看望被撞的老太太。楼上楼下找遍了,也没找到,后来大夫说老太太转到304医院了。”

  当天晚上,廖珍平并没回来,廖六兵没有丝毫的担心,他说:“我根本没意识到孩子能把命没了,我以为第二天凑点钱先给人家,把孩子领回来就没事了。但钱得通过协商慢慢凑,一下要3万,咱一打工的怎么拿得出来?”

  第二天早上,王满生带一个亲戚来要钱了。但启英听王满生说人早放回来了,还以为孩子有可能跑到朋友或老乡家了。下午,但启英和妹夫买了些东西到304医院看望老太太。在医院,准备好的5000元并没有交给老太太家人,但启英的妹夫郭春永说:“我给嫂子说,不见着孩子,不给他钱。我们这不是想耍赖,关键是他们从家里把孩子带走了。”

  从医院回来后,还是没找到廖珍平。但启英这才拨打110报警,她报警的事由是孩子被绑架。但启英说:“警察调查后说我撒谎,还说‘你家孩子人家不是给你放了吗,你们家孩子上他上班的饭店去了,你家孩子还给被撞那家打了3万元的欠条,身份证也压在人家那儿’。”急于找回孩子的但启英多次打报警电话,为此和警察还吵了起来。后来警方把此案作为人口走失案处理。

  廖六兵和妻子发疯似地找孩子。他们找遍了孩子有可能去的每个地方,还从孩子的书本里找每个随手写下的电话号码,然后打过去问是否见到过廖珍平,但除了饭店老板娘说孩子回过一次饭店外,始终一无所获。

  孩子没回来,但被撞的老太太需要治病,王满生依然和一个亲戚多次来要钱。无奈之下,但启英先是于2009年9月17日在交通队付给王满生900元,廖六兵又于10月5日与王满生达成调解协议,协议载明医疗费共花费3.9万余元,经协商一次性支付7000元了事。廖六兵说,之所以在孩子一直没找到的情况下还给对方钱,是因为对方一直找他要钱,而且王家来要钱的那个亲戚很凶,威胁他们:“你不给钱是吧,我黑白两道都有人。”

  接受记者采访时,廖六兵哭着说,他每月能挣一千多,但工地只发300元生活费,夫妻俩的收入刨去房租和生活费,还要给老家偏瘫已经两年的老父亲寄去两百元,根本没钱。支付给王满生的那7000元,都是从妹夫和老乡那借来的。

  10月22日,丰台刑警队打来电话,说找到廖珍平了。警方接报,在丰台区汾庄铁路口西300米桥洞内,发现廖珍平死亡。尸体已经高度腐烂,鼻子和嘴已经分不清了。口袋里有几份遗书包裹甚严,但尸水已经浸透了遗书。

  丰台区警方于2009年11月底对此案作出结论,廖珍平死亡系敌敌畏中毒死亡,未发现犯罪事实,不属于刑事案件,不予立案。

  廖六兵从柜子里拿出了孩子的遗物,虽然遗书被警方装在密封袋里,但尸水的恶臭味仍非常强烈。记者翻看遗书,8份遗书的落款日期均是2009年9月15日,均是留给其父母、兄长等亲人以及警察的。

  在给父母的遗书中说:爸妈,对不起,儿子无能,有(原文)给你们惹事了。我想了很多,有时感觉到死也是解脱。爸妈,我真的对不起你们,我今天就了解(原文)我的生命,我也无能,太对不起了,我也无能报答你们给我的生命,不过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们。我死了之后,也不要管我了,我来生再报答你们吧。爸妈,今生能到今天,断绝我们的父子关系吧,我现在起也不是你们的儿子,你们也不是我的父母,从此了断。我所欠的钱,我无能给清,我在此了结我的生命,欠的钱,我只能用命来给清。

  在给警察的遗书中说:警察同志(大哥、叔、大姐),我廖珍平今天是自杀,不是他杀,因我无钱还清我欠的钱,我在此了结我的生命。警察同志,我今生欠的钱与我的监护人无关,手机看开奖找100922,我只能用我的生命来偿还,希望我的命能偿清。我监护人也无权来还清我所欠的钱。

  从廖珍平和王满生等人一起离开家门,到发现其死亡,期间经过了39天。他喝下敌敌畏是在写遗书的9月15日,还是在另一天,现在无人得知。那么,在这期间,有谁见过廖珍平呢?

  廖珍平工作的饭店是一家饺子王。饭店老板娘是东北人,她对记者说:“这孩子撞人前在我这儿刚上了一周班,还不是我招工招的,是他自己找来的,当时我们饭店还没开业,正在装修,我们看这孩子不错,就留下来试用,给一半工资,让他帮着给工人做做饭。”

  据老板娘介绍,9月13日,廖珍平带着两个北京人来饭店,说他把对方老太太撞了,不能上班,来请假。那俩北京人挺老实的,老板娘看廖珍平脖子上有被打的痕迹,还问他怎么回事,廖珍平说是被他妈打的。

  9月13日下午6点的时候,老板娘和员工们正在吃饭,廖珍平一个人进来了。他们问撞人的事解决得怎么样了,廖珍平说没事了,明天找女朋友借点钱给对方就行了。廖珍平临走时,老板娘给了他100元,此后再没见过他。

  提起廖珍平自杀一事,老板娘遗憾地说,炒菜炒得挺好的一孩子。据了解,廖珍平16岁从打工子弟学校毕业后,就在房山区一饭店当学徒工,他的理想是当个川菜大厨,为此还想一个人回四川老家学厨师。

  目前,饭店老板娘成为已知的能找到的见过廖珍平的最后一人。此外,根据廖珍平的公交卡刷卡记录,他还乘坐过一次公交车。

  今年5月12日,廖六兵委托代理人车向前向丰台法院提交起诉书,以王满生为了追讨其母的医疗费,采取非法方式挟持廖珍平,并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,继而施以威胁恐吓,造成廖珍平不堪忍受压力、服毒自杀的后果为由,向王满生索赔死亡赔偿金及精神损失费等共计76万余元。5月19日下午,在经过7天的法定审查期后,丰台法院对此案正式立案。

  廖家的代理人车向前表示,交通事故中人员受伤的医疗费协商不成,可以经过法院诉讼来解决,但王满生等人非法限制廖珍平人身自由,威胁、恐吓,迫使廖珍平写下3万元欠条,其行为违法;逼死廖珍平,造成损害结果;违法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;王满生主观上有过错,因此侵权成立,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。

  在廖六兵看来,没有逼迫和恐吓,儿子绝不会对方说要3万元,就自愿给对方写下3万元的欠条,并写明两天内偿还。而且遗书的日期正好是9月15日,这说明儿子是在欠条列明的还款日期到达时,在欠债重压之下选择了以死偿债。

  提起此事,王满生觉得非常冤。他说:“如果我有问题,是打他了或者逼他了,现在我就戴上手铐了,而不可能坐在这儿和你说话。”据王满生介绍,他那个亲戚只是个子高,长得壮实,但从未恐吓过廖珍平一家,3万元的欠条是廖珍平借不到钱后,在拉面馆里自愿写的。

  王满生还表示,他所要的3万元不是自己瞎要,而是大夫说的。此后的病情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,老太太至今还躺在床上不能动,王满生的媳妇不得不辞了工作专门照顾老太太,治疗费加上误工费,已经超过5万元了,这还不包括买的营养品。王满生气愤地说:“那孩子的妈戴着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,怎么没钱了?他们还告我,要不是那孩子没了,我还想告他们呢。老太太的医疗费单据,警察全复印走了,警察也去医院问过大夫了,我没任何问题。”

  为什么老太太被撞后要带人“跟着”廖珍平呢,王满生解释说,主要是廖珍平一家均是打工的,怕他们跑了找不到人。他说:“我咨询过了,只要他们跑了,告他们也没用。打官司的时候法院也找不到人,只能是在法院门口贴张告示,说我告他,我胜诉了。但是呢,执行不了,结果还是我白花诉讼费。”王满生觉得摊上这事很无奈,花了一大笔钱不说,一辈子没受过这么大罪的老太太现在动都动不了。

  在王满生看来,廖珍平之死就是被但启英逼的,他说:“那孩子的妈太混,打孩子打得我都看不过去了,我觉得是她教育方式不当,在出了这么大事后,对孩子又没有一些安慰和作为家长的支持,老是说不管,这才是孩子自杀的原因。如果那天她先拿出几百元让老太太看病,说其他的钱慢慢再凑,孩子也许不会走这条路。”